墨团

无事此静坐

© 墨团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最近天气渐渐转凉,是一年之中最舒服的秋天。心也静了下来,中午炖了莲藕骨头汤,喝了碗汤,挺润的。
还是喜欢呆在山里面,不习惯市区的喧哗,呆久了会觉得特别烦,都要不喜欢自己了。
昨天在山里的木亭子里坐了一下午,吃了好多水果,风有些凉,吹得我都冷了。晚上和非写了会字,感觉真好。

最近觉得挺累的,心累。
真想做一棵树,一棵安静的树,长在无人知晓的山谷里,安安静静的在一个地方变老。这段时间得养养心了。

连着落了两天的雨,天阴冷阴冷的,在家里没穿袜子脚冻得冰凉,晚上压在非的腿下面取暖,去年骨折的那块不知是不是疑心的原因,钝钝的疼。天凉得不像夏日,像是早春。睡觉的时候盖了两条棉被,窝在非的身边,睡得又沉又香。早晨在梦里吃食堂的水煎包,一咬一窝汤,烫舌头。
麦子快长成了,今年雨水勤,麦穗结的不是很大。走在小径上能闻到麦苗的清香,望着成片的麦田,心情也舒畅许多,都想唱歌了。

吃了香椿拌面,扯的宽面,省事儿还好吃。昨夜里又下雨了,天凉,不像入夏的天气,天阴阴的,让人提不起心劲。午睡醒来,都搞不清是什么时辰了。

今年春天的气温反复无常,清明过后家里刚停暖,就降到零度了,又是雪又是冷雨,感觉春天又离人远了许多。
还是画不好画,非总是鼓励我,给了我许多信心。千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,特别懂事,在学业上很用心,还和几个小伙伴天天跑步锻炼身体,太让人欣喜了。大家一起加油吧。

有天晚上,似睡非睡之时忽觉身处群山包围之间,我腾于空中盘腿打坐,声声佛号从四周传来,只觉全身舒畅,不知为何会有所念。这些天在读美国作家比尔的《禅的行囊》,与他一起走过禅宗之路,当他写到去往五台山时,听人说会见到文殊菩萨于普通人面目显身助人,当时并不自知,过后会有所悟,他下山后也悟到曾见过菩萨两次显身,读后也很想去,不知有无这个缘分。觉得现在的我与从前有所不同,好像在我的那个世界里,曾经的那些建筑物渐渐坍塌,又有新的建筑物渐渐修筑,这些是外人察觉不到的。

年过得挺清静。除了三十初一是在婆婆家,其他时间就值班,在家呆着。家里亲戚不多,明天去看望姑姑,父母早已过世,在这世间,与我有所牵系的人少之又少。
闲暇时,与千躺床上胡聊,看往日照片,感叹下时光,真真是留不住。于我,昨日时光皆如清梦,过去便过去了。罢罢。

今天总算是扫家了,天冷就一直拖着不想动,还没擦完窗户,慢慢弄吧,其实也没什么活。千也马上要放寒假了,这一个月还是得好好督促他学习做家务活,最好学会炒几道菜。
这些天没事的时候画一些小画,心里会平静愉悦。千说我现在不爱发火了,估计是年纪大了的缘故,觉得没什么好生气的,情绪能保持平和。最近瘦了些,很多人碰着总会说我看上去瘦了,还是得继续锻炼保持饮食清淡,现在走路感觉轻盈许多,今年一定要达成预定目标,不要懈怠。

大寒那天给千送了饭之后就跑去公园溜达,湖心的冰还没有化掉,沿岸边的冰融了,有些小金鱼就浮在水面上静静的晒太阳,一动不动,偶尔甩甩尾巴打在水上啪啪地响。一只喜鹊在冰面上悠闲地踱步,在水边衔起一条金鱼放在冰面上,啄个不停,啄了一会儿飞走了,金鱼孤零零的留在那里,有几滴血洇在冰面上,鲜艳的红色。
路边的蜡梅都开了,刚走近一股香味就扑了过来,还是喜欢蜡梅花骨朵的样子。小树林里还有一个雪人没化掉,模样显得挺无奈的。天上已经有风筝在飞了,小广场上许多年纪大的人坐在小椅子上拿着转盘放风筝,一条条银白的线牵扯着天上的风筝,时不时听他们彼此提醒风筝要打架了,小心扯着线。
现在已经临近冬的边缘,春天就要来了。忽然觉得...

前天炸了些麻叶,吃了有点上火,舌头疼,嗓子也不太舒服。
这几天特别冷,阳光倒是明媚,可是气温低还刮大风,昨天下午我出去了一趟,风吹得碎雪漫飞,直迷眼睛。路上有许多碎冰,哪儿也去不了,只好窝在家晒太阳。

这两日有雪,雪还挺大,落了厚厚的一层。今天过去开会,路上有积冰不能开车,从铁道走过去的,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,越走身上越暖和。回到家熬了鸡肉蔬菜汤,还吃了块巧克力,太阳出来映在雪上,反射出晶莹的光,整个世界光明干净,让人心生喜悦。
天气预报说明日还有大雪,又有些担心路况,还是别下了吧。

最近这几晚总是做恶梦,梦到有人追我,我像只兔子似的跑得飞快,心慌的厉害。早晨醒来,疲乏。
是因为到年末的原因吗。虽然平时对时间的逝去一副淡然的样子,但心里还是在意的。有时候会有心伤的感觉,比如很用心的对人好,但别人很冷淡,就也冷淡了下来,可是难过,原来想被人珍惜你的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这不是最让人不舒服的,是当你冷漠下来了,别人又对你热情了,热情的莫名其妙,会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,以为误会了,可当你认真热情的对待了,别人又一本正经的疏远了。几次下来,我是再也不会相信了,只觉得好不正常,可心这样上下沉浮总会不舒服。现在倒是也想明白了,不动心便好,认真安闲的做自己的事,如一棵树,扎根稳当便不会在意风的...

今天是平安夜,其实挺无感的,因为不信主。
有时候千会问我,这世上真有佛有神吗?我也不知道。世界上的信仰这么多,各种宗教都有自己侍奉的神,到底该相信谁呢。我总觉得,宗教信仰是一种心理安慰。生而为人,痛苦总是很多,有信仰作为依托,可得到些许慰藉吧。
这些日子天冷人懒,工作也烦,心里就不大能静的下来,其实就是和自己过不去,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心里就好多了。我真的是一个特别会自我安慰的人呢。这段日子,因为想看《妖猫传》,紧着把原著《沙门空海》读了。觉得挺好看,虽然有些啰嗦,喜欢空海,喜欢他的平稳。不过,电影拍出来就是另一种味道了,我觉得和原著比起来,境界小了许多,更着重于情爱,挺无聊的。
真想认识空海啊。

晚上下雪了,今冬的第一场雪。虽然较去年要晚一些,还是挺大的。在雪中走了走,灯光下才能看着飘飞的雪花,空气湿润了些,心情也舒畅许多。
下午去看了电影《至爱梵高》,这些天也在读《亲爱的提奥:梵高传》,昨晚上决定今天下午去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不知怎么的,在被窝里就流泪了,把非吓了一跳。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难过。我从前并不怎么爱文森特的,但是看了他与弟弟提奥的信件,他的心是多么柔软敏感。今天看电影说到他的童年,父母的第一个孩子与他同名,也是文森特,但是夭折了,母亲经常去墓地前祷告,文森特觉得在母亲的心里永远比不上那个文森特。因为求职的各种失败,无法与父亲一样成为牧师,甚至连传教士这样的职位也被教...

今日立冬。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金子般晃眼,很喜爱十一月,静谧柔和,让人安心。傍晚的落日红彤彤的,非带我上山去,行走间夕阳渐隐于群山,真是须臾之间。
今天看了电影《四重唱》,主演玛吉老太太好优雅,导演竟然是达斯汀霍夫曼,片尾在歌剧声中缓缓结束,打出字幕的同时还有剧中演员曾经过往的照片,好多都是真实的音乐家,歌剧演员,不由得让人感叹迟暮的美丽。剧中的老先生老小姐们真是太可爱了,尤其当他们沉浸在音乐中时,有着动人的魅力。胆小鬼是过不好晚年的,无论你过的是怎样的人生,到最后终究是这样平淡却温暖。
威尔第的歌剧真好听,音乐可以安抚灵魂。

秋日易燥,又受了凉,前两日头痛的睡不着觉,眼睛也涨得疼,真是难过。非用柴胡黄芪熬了水给我喝,捂着出了身汗,才感觉好了些。不喜欢阴雨的秋天,喜欢天空高远的秋天。

昨天非在山上摘了许多山楂,我熬了冰糖做了糖山楂,酸酸甜甜的挺开胃,没事的时候就吃两个,吃多了牙会酸。
这两日阳光很好,总算是结束了阴雨天气,最喜欢晒着太阳散步了,心情舒畅许多,而且许多令人心烦的事情也顺利完成了,感觉好轻松啊。

这两天对自己采取了放任的态度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做不好就做不好吧,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样感觉挺好,少了很多焦虑,心情很放松,身体也舒服,和家人的感情更好了。
今天总算是见着了太阳,连着好几天都下雨,洗了的衣服即便是晾干了也感觉潮潮的,但是睡眠特别好。每天晚上十点半上床,像只小耗子似的窝在非的臂弯里,暖烘烘的,俩人说会儿话,就睡着了,还是会做许多乱梦,感觉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到早上了。已经好几天没在家里做早饭了,被窝太舒服,有时候拌碗燕麦粥,有时候就和非去吃食堂,今天下午又一觉睡到了五点,真是猫冬啊。

今天寒露,窗外茫茫大雾,估计又有霾了。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就是秋天,因为这霾让人都不想出门。中午烧了羊肉,吃了浑身暖乎乎的。

有多久没有沉下心来认真的读一本书了呢?不会在读着书的时候胡思乱想,最后脑子里是一团乱麻。有一段时间了吧。
觉得自己失去了许多东西,不能沉浸式阅读,是我最最痛苦的。也曾寻过原因,想是因为没能找到自己喜爱的书,或者是厌倦文字了。现在我想原因可能是因为心底有了抵触,在阅读的时候总是质疑,心怀不满,无论是谁的文字都是这样。为什么会这样,因为对生活厌倦了。还有一个原因,我想是因为心思不够纯净,想得过于杂乱,扰了阅读的清净。无法在阅读与书写中得到快乐,便是对我浮躁之心最大的惩罚。
人性中的懒惰是自己最为痛恨的,自律时间总是维持不了太久,而懒惰又未能带来愉悦,在悔恨中度日想想自己蛮可怜的。如画地为牢,心门有锈锁...

安静安稳安逸。

这些天很努力的控制饮食又运动,可还是一两没掉,我都怀疑是不是秤坏了,拉着某非上秤称了称,他倒好,还瘦了三斤,这不成心气我吗。昨天用心画了一张小画,很难看,树叶点的太均匀了。真是说不出的郁闷沮丧。最近的心晴值好低,我得去晒晒太阳。

在山野中呆久了,来到市区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与车辆,会有一种隔阂感。走累了,蹲在路边休息,风吹落些叶子,忽然觉得我们这些人也如这些叶子般,风一吹不知道会飘向何方。
有谁能真正预料到自己最后的归宿呢。

秋天的小园爬了好些牵牛,非常好看。今年园子里辣椒结的挺好,家里人都不怎么能吃辣,我倒是挺喜欢的,可一吃脸上立马长小疙瘩,嗓子也会不舒服,昨天摘了些炒了辣椒鸡块,很好吃,就这样偶尔解解馋好了。

今年的秋天感觉来得真早啊,都有点不太适应,不知道是不是夏天养伤的原因,七月八月闷了俩月,一打眼夏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时间确是疗伤的良药,脚越来越好了,虽然还是不能任意的跑跳,甚至连快步走都做不到,可已经能独立支撑住身体的重量了。这两天做完深蹲,腿直打颤,不过小腿肌肉萎缩的状况好多了,只是力量还不行,继续锻炼吧,相信再过一个月,就能痊愈了。
早晨在院子里遛,虫声柔柔的,不像前些天那样震耳,天也蒙蒙的,心里就像挂了蛛丝,没那么敞快,是生秋愁了吗。

千这两天休息,昨晚一个人坐车回的家,和我热闹得不行,把每一科的老师讲了个遍,挺有趣。
今早下起了雨,天气阴冷,我做了罗宋汤,味道还不错。千去他小姨家找他哥玩去了,家里安静好多。

这两天的云彩铺满了天空,也铺满了整个窗子。一年中最舒适的秋天来了,其实如果没有雾霾的话,冬天也很舒服,尤其是冬天的太阳,暖暖的又不刺眼,让人慵懒的像只猫。
娃总算是开学了,七月补课,八月放纵,他自己都闲的不好意思了,还算是个比较让人省心的娃,在一起的时候缠人,离开了还是挺自立的,临走的时候要和我抱抱,说是舍不得妈妈。这两天打电话说一切都好,吃得好睡得也好,老师同学也都好。今天午休他爹去学校给他送辞典,宿舍里六个孩子都乖乖的睡觉,早上起的早孩子们也累。河神更新了我都没有看,因为答应了等他回来一起看。估计得下个星期了。

好久没有失眠了,半夜醒了就睡不着了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干脆不睡了,看窗户一点点变白,现在还是暗青色。
休息了一个月,又胖了,没有比这更让人沮丧的事了,尤其是小姑娘摸着我的胳膊说,姐姐你胖了好多啊。能怎么办呢,只能笑眯眯的点点脑袋。倒是那只脚越来越好了,有时候我会忍不住想跳起来,可还是会痛,我得小心点,让骨头长得更牢固一些。伤痛会提醒你,健康是件幸福的事。
和千躺在床上聊闲天,说他将来长大后的事,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。说到最后,还是顺其自然好了。人总是抵不过时间,不是自然老死,就是得病窝在床上摊成一堆死肉,形销骨立苟延残喘。有时候延喝多了说些醉话,说自己怕是活不长。其实我觉得活着也没多大意思,可是有...

感觉好丧,得赶紧吃根雪糕续续命。

下一次我想一个人出去,找一个喜欢的小庭院坐着发发呆,或者在附近遛遛看看,安稳随意。想去峨眉 青城 大理  伊犁。

1 / 3